<font id="lpnl1"><listing id="lpnl1"><mark id="lpnl1"></mark></listing></font>

      <delect id="lpnl1"><noframes id="lpnl1">

      <mark id="lpnl1"></mark>
      <em id="lpnl1"><address id="lpnl1"></address></em>

      <font id="lpnl1"><progress id="lpnl1"><mark id="lpnl1"></mark></progress></font>

      <big id="lpnl1"></big>

          <var id="lpnl1"><dfn id="lpnl1"><listing id="lpnl1"></listing></dfn></var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lpnl1"><form id="lpnl1"></form></em>
            <font id="lpnl1"><progress id="lpnl1"><p id="lpnl1"></p></progress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蘭州文化宮:左宗棠的篆書《正氣歌》碑
                • 時間:2021-07-15
                • 點擊:0
                • 來源:蘭州晨報

                  “天地有正氣,雜然賦流形。下則為河岳,上則為日星。於人曰浩然,沛乎塞蒼冥……”文天祥的《正氣歌》,感染了無數人,也是無數人書寫創作的選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蘭州文化宮內,有一方以《正氣歌》為內容的石碑,百年前就已名揚海內,它就是左宗棠書寫的篆書《正氣歌》碑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里要說的是,蘭州文化宮內的左宗棠篆書《正氣歌》碑,算是清代篆書極品,是學書者不可錯過的學習機會。進文化宮,右拐,過唐槐,往前走,過廳下,看到幾通碑。先看了碧血碑,再看左宗棠的篆書《正氣歌》。這兩通石碑,一大一小,雖隔數百年,但氣節綿延相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和文化宮的其他幾方大碑比起來,這方石碑不算大,碑面黑黑的,這是人們制作拓片時留下了墨。碑面風化剝落得比較嚴重,只剩下右上方和左下方兩部分,風化剝落了大部分,能看清楚開頭和結尾。成行的字,只有最邊上的落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只能分辨清楚,開頭:天地有正氣,雜然賦流形。下則為河岳,上則為日星。於人曰浩然,沛乎塞蒼冥?;事樊斍逡?,含和吐明庭。時窮節乃見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左宗棠寫這塊碑的時候,距今不足150年,風吹日曬下,殘損竟然如此嚴重。究其原因,選材不好。據說,《正氣歌》石碑,材料為蘭州的砂巖,石質比較酥,非常容易風化剝落。西北人制作石碑,最好的石料是富平青石,石質細膩堅韌,耐得住大自然的風吹日曬。

                  左宗棠是晚清名臣,也是中國歷史上收復失地最多的人。他在經營西北的過程中,留下了大量的詩文,涵蓋了書法、對聯、奏牘、詩詞唱和等等。左宗棠的書法非常有個性,字體呈瘦長,比較硬氣,且棱角分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讀左宗棠的篆書《正氣歌》碑,看得出來,他受過很嚴格的篆書訓練,用筆沉穩靈活,法度森然,在清篆中,當屬于一流作品。左宗棠是大器晚成的人,考中舉人后,科考就再無寸進。他還曾在陶澍家當過十年的私塾先生。大量時間,讀了經世致用的書,自然書法也不會丟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據記載,左公篆書《正氣歌》碑,原先在白塔山,后來搬遷到了文化宮,當時碑面已經剝落不少,多年前曾有人統計,還剩下136個字。當年,左宗棠寫此碑一面世,就引發國內學者的關注,人們認為,其篆書的確在晚清書壇上獨樹一幟。數十年后,有人評價說,清代篆書大家中,也未必有超出此碑的水平。左宗棠在蘭州還有一方篆書石碑,這就是《和飲池記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年,人們將左宗棠的篆書《正氣歌》碑,制作了大量的拓片,流往全國各地。碑面剝落和人們大量制作拓片也有關系。然而,年代久遠,此拓片比較少見。多年前,一幅左宗棠篆書《正氣歌》的拓片,曾在拍賣會上拍出了萬元高價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令人奇怪的是,左宗棠的篆書《正氣歌》沒有立碑的年代。石碑上,只寫了立碑的人,沒寫為何立這塊石碑,這似乎是個缺漏,就不知道是何原因了。不過,從石碑立碑人來看,都是落魄的官吏,沒有各級衙門的大員,顯然不應該是官方的刻碑。我覺得,應該是某些人拿到左公寫的第十本《正氣歌》紙本后,自己找工匠刻上去的。其目的,不外是謀利揚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或許,左公此時已經不在甘肅了。故而沒有立碑年代,也沒有衙門大員出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掌上蘭州·蘭州晨報記者 王文元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沒有了
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洲国产精品香蕉网_2020国产精品午夜福利在线观看_影音先锋男人看片AV资源网_2020年国产精品无码视频